印刷工价:前40年政府定 1992年企业说了算

在计划经济时代,书刊印刷工价均由当地行政管理部门统一制定标准,出版单位与印刷厂均照此计价,别无他议。北京地区制订的印刷工价为在京的中央级各大出版社所接受,受到各地印刷厂的重视,各省市也常参照北京工价来修订本地区工价,因此在北京订的印刷工价影响较大。从1951年—1991年的40年中北京地区先后修订了7次印刷工价,1996年北京印刷协会参与修订了北京地区一次印刷工价,此后印刷工价标准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政府通过不断修订印刷工价来调整出版、印刷、发行三者间的利益分配,使之尽可能趋于合理。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印刷工价标准的制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和促进了印刷行业的发展。今期本刊邀请了北京印刷协会副秘书长张仲先生接受访问,回顾一下印刷工价标准制订与修改的历史。

顶级贵宾会官网 1

新印刷工价单

原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物价处处长,北京印刷协会物价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志刚回忆了北京印刷工价历经六十年的修订工作:

1950年10月28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发了《政务院关于改进和发展全国出版事业的指示》。根据指示精神,出版总署发布了将原新华书店总管理处,分别改组为人民出版社、新华印刷厂总管理处、新华书店总店等三个独立机构,直属出版总署,新华印刷厂总管理处主管直属各新华印刷厂。1951年5月,出版总署将总管理处改组为印刷管理局,主管全国书刊印刷事业。新华印刷厂总管理处制订并颁布了一个《京津区工价单》,宣布从1951年6月1日起实行。这个《工价单》是为京津两地新华印刷厂制定的,但公布之后北京及全国各地国营和较大的私营印刷厂都自动参照执行。这是新个印刷工价单,也是此后北京历次修订工价的基础。本工价单公布时,新中国刚成立,还处在经济恢复时期,北京地区大的印刷厂很少,多数私营小企业又不便实行。全国情况亦如此。

原北京印刷总公司物价处处长张志刚

印刷工价的修订

我1952年参加工作,在印刷行业干了四十多年。从事印刷工价修订从1970年开始,当时我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毛主席著作出版办公室工作。那时,大家把这个单位简称为毛办,听起来好像是中南海的,所以我们都乐意接受这种误会。

继1951年6月出版总署公布本印刷工价单后,到1996年北京地区先后进行了8次修订,加上本总计公布实行了9本工价单。其中,1956年的第二本,是由文化部出版事业管理局修订并公布实行的。其余均为北京市印刷行业主管机构或由其与中央单位联合修订并经北京市物价局批准实行的。历次修订的的主要情况如下:

这个毛办设有三大部:生产部、政治部、后勤部,我是生产部的,兼做印刷工价工作。
专职做印刷工价从1978年开始,那时毛办历经了北京市出版办公室、北京市出版事业管理局的沿革,我在管理局之下的北京市印刷工业公司。又经过几次机构变动,我退休前是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物价处处长、北京印刷协会物价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是我的顶头上司、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副经理章先文。在此之前,我的顶头上司还有陈平舟,他在北京市出版事业管理局当副局长时兼任印刷公司经理,是北京印刷协会第一任理事长,我是第一届的个人会员。
说到印刷工价,我在总公司和印协编写《北京印刷志》时提供过资料。
经历过计划经济的人可能记得,那时候的商品标签有三种:红色的是国家定价;蓝色的是指导价,可以上下浮动20%;绿色的是市场调节价,由企业定,国家不管。
1991年以前的印刷工价是国家定价,由县以上的业务主管部门和物价部门制定。书刊定价由出版署制定。
北京地区的印刷工价从1951年到1991年的四十年中修订了七次。多次修订的原因,一是为了适应市场物价的波动,二是为了调整出版、印刷、发行三个环节的利益分配。
1986以前,从解放初期的政府新闻出版处到市文化局印刷工业公司,都是政府主管印刷的部门;1986年成立了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性质是代行部分政府职能的企业领导机关。当时的北京印协挂靠在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所以,总公司和北京印协就承担了北京地区印刷工价的修订工作。我作为总公司物价处处长和北京印协物价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就承担了印刷工价修订的具体工作。
我们制定的工价,报市物价局批准后就是国家定价。
关于出版、印刷、发行三个环节的利益分配,有个时间节点很重要,就是1984年。
1984年对国有企业实行利改税和拨改贷。在此之前,国企的利润要上缴国家,所需发展资金由国家划拨。国企对工价和利润不太关心,因为利润多了会增加来年上缴利润任务的基数。
1984年以后就不一样了,国企的发展和技改要靠企业留利自有资金解决,企业不重视效益就不行了。
有的资料说,计划经济时期出版、印刷、发行三者按图书总定价的分配比例是55、15、30。我在总公司和北京印协做工价工作时做过一个调查,出版社拿书价的60%,书店拿30%,印刷厂拿10%。从投入产出角度看,印刷厂最不合算,固定资产最多,投入最大,拿的最少。
这也反映不出供求关系。很多老同志都记得,北京有一个时期出书难,很多书还要拿到外地印,但印刷工价就是这么低。为了解决出书难的问题,国家加大了对重点印刷厂的投入。上世纪七十年代高教出版社向北京印刷一厂投了900多万元,盖了一座生产大楼,固定资产上去了,折旧多了,利润下降了。调整印刷工价就是要解决这些问题。
解放初期到1991年国家定价时期,印刷工价的修订都有不同的历史背景和不同的情况,听一听也很有意思。
北京从1956年开始有了统一工价,是1955年制定的,比1951年新华印刷厂的工价还低,这是针对私人工厂搞的。当时国家对私企的政策是限制、利用、改造,降低了工价,没想到1956年就公私合营了。1962年的工价是1961年搞的。国家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政策,要求出版社降低书价保本微利,工价又一次降低。
当时工业出版社就在现在北京印协所在的佟麟阁路36号,归国家科委管。第一年赚了300万元,三个社长被国家科委叫去批了一通,说你的任务是传播知识,宣传党的政策,不是让你赚钱的。第二年赔了100万元,又被叫去挨批,说不能赔钱。第三年赚了100万元,说这还差不多。
1978年修订工价时,已有十六年没动过工价。陈平舟是我们的领导。当时全国全民所有制工厂本上升了,排印装工序,只有排字赚钱,印装都赔钱,就把排字工价降了点,给印装加价,总体上升13%。在科技馆开会时,陈平舟还为这件事与出版社领导逗嘴仗。
1984年的工价是1981年搞的。本来想在1982年审批,但财政部取消了给出版社一吨纸200元的补贴,出版社承受不了,所以1984年才下发执行。
印刷工价在市物价局审批也很曲折。印刷企业的销售收入结构与制造业不同,原辅材料的转移价值远远低于制造企业,因此报上去的企业利润率都高于制造业。物价局说,这么高的利润率你们还调价。这种情况要费很多口舌才能说清楚。
1988年修订工价是最顺利的一年,市物价局直接参与,与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北京印协联名颁布执行。
另一个原因是,出版总署收到大印协的一个报告,总署主管印刷的司长高永清对印刷行业很了解,还给我写了一封信,提出了意见,说项目繁多、计算复杂、难于掌握。
我根据高永清的意见,对计算单位等做了修改。 1991年是最后一次国家定价。
1992年,北京市物价局发了一个京价字471号通知,北京印刷工价的制订权自1992年11月20日下放到企业。此后,北京三次指导性工价。
1994年4月,以北京印刷集团总公司、北京印协、北京地区国营书刊印刷厂厂际联谊会的名义修订了北京地区印刷工价。
1996年6月,鉴于原材料价格和各项费用增长幅度较大,对1994年工价进行了局部调整,但基本上没有得到执行。
在此后的十三年间,北京印刷工价基本维持在1991年工价和1994年工价之间。
修订指导性工价的事鲁澎很清楚,她是原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生产处副处长,现在北京印协工作。
2009年北京印协根据会员单位的要求,单独修订了指导性工价。这次工价对全国影响很大,上海、天津、四川等地的印刷工价基本上是参考北京工价制订的。
北京印刷工价伴随北京印刷企业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六十年。作为业内关注的一件大事,谨记于此。
关键词:印刷工价

1、1956年修订本

由文化部出版事业管理局修订,适用于北京各直属印刷厂。这次修订的《印刷工价单》分类细,内容更全面,计算更具体。它将书刊印刷价格分为7部分、34个价格表、380个价格。第二本出台正值“公私合营”高潮,一批大中型印刷厂相继建立,亟需统一工价,因此这是一本更具权威性、影响也更大的书刊印刷工价单。它的实行为北京地区书刊印刷工价纳入统一管理打下了基础。其负面影响是胶印等工价偏低,不尽合理,较长时期都未调整过来。

2、1962年修订本

1959年后中国经济遇到暂时困难,1961年出版系统制订“保本微利”方针降低图书成本,北京市文化局相应提出修订印刷工价。1961年底经过查定和测算,在1956年《工价单》的基础上修订出新的《北京市印刷业书刊工价计算办法》。《计算方法》较《工价单》价格总水平略有降低,计算方法也有所简化。这次修订本公布实行后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使低于1956年工价的这本计价单延续执行了16年,到1978年才重新作了修订。

3、1978年修订本

修订时确定的原则是:有涨有落,略有提高,有利于印刷新工艺、新技术的推广使用,消除亏损产品。1978年的修订是对实行了22年的工价作低调调整,幅度很小。其工价水平只比1956年提高了3%,重点提高了书刊印刷及装订价格,消除了印刷亏损产品。在计算方法上也有较大改进,如将排字以行计算改为以面计算,将胶印四色与五、六色印刷价格区别开,有利于推广四色印刷等。

4、1984年修订本及其补充工价

出版系统长期存在利润分配不合理的矛盾,即出版社利润,书店次之,投资、占用职工最多的印刷业。1978年的工价调幅太低,缓解不了这一矛盾。为此,1981年下半年由中印公司和北京市出版事业管理局组成联合小组,对1978年的工价进行修订。当时确定的原则:一是提高印刷工价16%左右;二是解决工价中比价不合理的问题,重点提高排字、装订及短版活印刷工价;三是要有利于新工艺的推广应用。这个修订本直到1984年7月才由北京市物价局批准实行。

新工价执行不久,1984年11月物价局又批准了出版局将图书价上调70%的方案,更加大了出版系统内部利益分配不合理的矛盾。为此,中印公司所属企业于1985年初又提出了一个提高印刷工价的新工价单,出版局同意在直属厂、社中实行。

5、1988年修订本

1987年8月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印刷专业委员会书刊分会,提出了一份《书刊印刷工价不合理的问题亟待解决》的印刷工价调查报告。该报告对1988年l1月由市物价局批准的、中国印刷公司和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联合修订的北京地区印刷工价的执行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这次修订,印刷工价总水平比1984年提高了25%左右,计算方法也更简便。如装订收费,将过去以令计算改为以本(册)计算,简便易行。

6、1991年修订本

顶级贵宾会官网,1991年l月,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向市物价局提交了一份《关于修订北京地区印刷产品工价计算办法的请示》。7月,北京市物价局与北京市印刷工业总公司,联合印发了一个《关于执行新北京地区印刷产品工价计算办法的通知》,要求“凡在北京地区印刷企业、装订厂、排版厂均按新工价计算办法执行”。1992年11月17日,北京市物价局印发了一个《关于放开印刷新产品工价的通知》。以此文件公布实行为准,以前修订的工价为政府定价,是指令性价格,对出版社和企业均有约束力;此后由协会组织修订的工价为指导性价格,无约束力。

7、1994年修订本

1992年下半年,不仅印刷工价定价权放到了印刷企业,全国除少数品种外大多数商品价格均已放开,物价总体水平一度有较大波动。印刷业对此很不适应,虽然政府给了自主定价权,但由于多年来习惯于执行统一价格,绝大多数企业仍然按1991年订的工价标准收费,导致利润逐年下降。面对这种形势,多数企业都希望业务主管部门和协会制订一个统一标准。因此1994年4月由北京印刷集团总公司、北京印刷技术协会、北京地区国营书刊印刷厂厂际联谊会联合修订了这个指导价格。

8、1996年修订本

“鉴于近两年来,印刷企业成本上升幅度较大,多数书刊印刷企业面临亏损经营。为增加企业活力,促进印刷业的发展,有必要加强行业对印刷工价的协调与管理。”为此,1996年6月由北京印刷集团总公司、北京印刷协会联合对北京印刷工价进行了部分修订和调整。

如今,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印刷工价已彻底放开,物价局不再负责统一工价。工价完全由市场去调节,出版单位与书刊印刷企业之间在结算印制加工费时已采取双边协商的方式。张先生表示,工价尽管放开了,但社会上还是存在一个普遍认同的平均价格的。现在,不少企业仍将94年的工价修订本作为参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