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与专业之路 软包装压缩产能升级换代

现阶段的国内软包装行业已走到十字路口,急需转型和新的提振,才能获得新的增长动力,才能维持和提振其为中国经济所带来的增长率和就业率。对此,各方并无太大分歧,分歧在于究竟应如何转型,软包装行业的未来是需要走专业之路,还是转业之路。
走专业之路的利与弊
所谓专业之路,即所谓腾笼换鸟,思路是通过压缩落后、过剩产能,提高软包装企业产品的档次、效率和利润率,使之从目前的山寨路线、倾销路线升级换代,转而走向依靠品牌、技术和工艺等高附加值获利,从占领草根市场转攻高大上市场,从而为中国软包装企业打开一片崭新的天地。
纵观软包装行业的发展,其实就是在经历一个从弱到强、从群雄并起到一家独大,再从极盛到饱和,最终不得不通过升级、转型和淘汰过剩、过时产能另觅活路的过程,这个过程有的短促、有的漫长,有的主动、有的被动,有的在升级后获得新的发展空间,有的却就此一蹶不振,再不复昔日之盛。可以说,专业路线不仅是某个企业,更是整个行业所必须经历、无法跨越的。
但必须看到,软包装产业的升级换代必须遵循市场规律,更需要综合考虑其对社会、对上下游产业的连带影响,一厢情愿的专业、升级,其结果很可能是高大上的新产品市场和消费者不买账,创造不了预期效应,原有的市场份额、就业岗位和利税却也就此丧失。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品牌的打造,专业能力的提升,技术、工艺和经验的积累,都需要时间和耐心,将腾笼换鸟概念化、政绩化,其结果很可能是西瓜捡不到,芝麻也丢光。
走转业之路的利与弊
所谓转业之路,即所谓这下面没有水,换个地方再挖,思路是利用国内外地区发展的不平衡,比如说企业可以向发展滞后、劳动力价格仍然较低的中国中西部地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
转业的好处,是由此带来的冲击较和缓,软包装企业原来的所在地可变直接生产经营为资本、股份运作,低薪就业机会虽有流失,却可通过高薪岗位的增加和间接经营的获利弥补有余,而外来低端就业人口的减少也有利于维持社会稳定。同时,部分软包装企业向中西部撕去、境外发展中国家的辐射,一方面可继续维持价格竞争力,另一方面也可带动落后地区经济、就业和社会的发展。
但转业的风险也不言而喻:不论内地还是境外发展中国家,其配套条件、劳动力素质、地方行政效率、市场观念、机制环境、法制成熟度等,都和现有生产基地存在巨大落差,许多先行者已因此饱受产品质量不稳定、交货期无保障之苦,甚至触发突发性社会事件,导致严重损失。事实上,这些转业目标地劳动力成本一直更低,部分行业投资者之所以一开始未一步到位选择那里,或曾经选择却浅尝辄止,不是没有原因的。
总之,软包装在面临发展困局之时,还需因地制宜,趁势利导,尊重市场规律和消费者取向,该专业就专业,该转业则转业,才能让企业平稳通过十字路口,迈向新的腾飞之路。

导读:通过压缩落后、过剩产能,提高软包装企业产品的档次、效率和利润率,利用国内外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进行带动,因地制宜,趁势利导。
走专业之路的利与弊
所谓专业之路,即所谓“腾笼换鸟”,思路是通过压缩落后、过剩产能,提高软包装企业产品的档次、效率和利润率,使之从目前的“山寨路线”、“倾销路线”升级换代,转而走向依靠品牌、技术和工艺等高附加值获利,从占领“草根市场”转攻“高大上”市场,从而为中国软包装企业打开一片崭新的天地。

关键词:软包装专业“转业”

纵观软包装行业的发展,其实就是在经历一个从弱到强、从群雄并起到一家独大,再从极盛到饱和,终不得不通过升级、转型和淘汰过剩、过时产能另觅活路的过程,这个过程有的短促、有的漫长,有的主动、有的被动,有的在升级后获得新的发展空间,有的却就此一蹶不振,再不复昔日之盛。可以说,“专业路线”不仅是某个企业,更是整个行业所必须经历、无法跨越的。

但必须看到,软包装产业的升级换代必须遵循市场规律,更需要综合考虑其对社会、对上下游产业的连带影响,一厢情愿的“专业”、“升级”,其结果很可能是“高大上”的新产品市场和消费者不买账,创造不了预期效应,原有的市场份额、就业岗位和利税却也就此丧失。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品牌的打造,专业能力的提升,技术、工艺和经验的积累,都需要时间和耐心,将“腾笼换鸟”概念化、政绩化,其结果很可能是西瓜捡不到,芝麻也丢光。

走转业之路的利与弊
所谓“转业之路”,即所谓“这下面没有水,换个地方再挖”,思路是利用国内外地区发展的不平衡,比如说企业可以向发展滞后、劳动力价格仍然较低的中国中西部地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

顶级贵宾会官网,“转业”的好处,是由此带来的冲击较和缓,软包装企业原来的所在地可变直接生产经营为资本、股份运作,低薪就业机会虽有流失,却可通过高薪岗位的增加和间接经营的获利弥补有余,而外来低端就业人口的减少也有利于维持社会稳定。同时,部分软包装企业向中西部撕去、境外发展中国家的辐射,一方面可继续维持价格竞争力,另一方面也可带动落后地区经济、就业和社会的发展。

但“转业”的风险也不言而喻:不论内地还是境外发展中国家,其配套条件、劳动力素质、地方行政效率、市场观念、机制环境、法制成熟度等,都和现有生产基地存在巨大落差,许多“先行者”已因此饱受产品质量不稳定、交货期无保障之苦,甚至触发突发性社会事件,导致严重损失。事实上,这些“转业目标地”劳动力成本一直更低,部分行业投资者之所以一开始未“一步到位”选择那里,或曾经选择却浅尝辄止,不是没有原因的。

总之,软包装在面临发展困局之时,还需因地制宜,趁势利导,尊重市场规律和消费者取向,该“专业”就“专业”,该“转业”则“转业”,才能让企业平稳通过十字路口,迈向新的腾飞之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